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记者调查|付费交友靠谱吗?如何理性看待付费交友?

2023-02-03 18:48:31 1256

摘要:案例篇:男子线上付费交友 花6万元未见真人近日,横州市的L先生想在某款交友App上交友,但平台要求购买虚拟货币后才能交友,平台还会根据聊天时间、次数扣费。他在该平台上先后与两名女子聊天,花了6万多元却始终无法见到真人,于是报警。网聊四天确认...

案例篇:

男子线上付费交友 花6万元未见真人

近日,横州市的L先生想在某款交友App上交友,但平台要求购买虚拟货币后才能交友,平台还会根据聊天时间、次数扣费。他在该平台上先后与两名女子聊天,花了6万多元却始终无法见到真人,于是报警。

网聊四天确认关系

L先生今年48岁,2018年妻子病逝后,他一人抚养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曾有村民给他介绍女友,被他拒绝。

2020年8月,L先生突发疾病急需手术,当时没有一个家属在场帮他签字。

“这次经历对我触动很大,觉得还是要找一位伴侣,彼此也有个照应。”术后躺在病床上刷手机时,L先生看到一个名为“巧遇”的相亲交友App链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他下载安装了该软件。

注册后,一个网名为“然然征婚”的女子主动与他搭讪。两人线上交流4天后,便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亲密度取决于“花朵”

据了解,男性需要购买虚拟货币才能在该平台上与女性聊天,不同的聊天方式价格不同。

L先生说,他购买了平台虚拟货币“花朵”,向“然然征婚”发一条文字信息会被扣10花朵,发语音电话每分钟扣54花朵,发视频电话每分钟扣70花朵。如果赠送虚拟礼物就要更多花朵,一个虚拟包包就要3000多元现金。

他说,双方要达到一定亲密度才能加为好友,而亲密度取决于花费了多少“花朵”。他多次购买“花朵”并与“然然征婚”加了微信,但通过微信很难联系到对方,“我用微信联系,她就不理我,当我用平台联系,她就回复,还要我给她在平台上送礼物”。

L先生为见到真人,按照对方提供的地址找到南宁市武鸣区,但对方以各种理由爽约,并未现身。

2021年1月,L先生发现“然然征婚”有多个账号,同时在线上与他人交往。双方沟通不愉快后,对方将他拉黑。随后,平台另外一名女网友又主动与他联系,而套路如出一辙。

“我先后为这两个女网友花了6万多元,却始终见不到真人。”L先生说。

质疑诈骗投诉无果

L先生两次在该平台交友碰壁,认为平台上的女性账号并非是以交友为目的,而是以欺骗的手段骗取他的钱财和感情,平台设置付费聊天功能亦是非法敛财。对此,他要求平台退还他充值的费用。

平台客服回应称,“平台的用户都是真实用户,如果不是真实用户,可以进行举报,平台会核实处理”。

因不满平台的操作,他一年来先后多次向横州市公安局附城派出所报警,并向警方提供了一些相关交易流水等证据。

1月26日,附城派出所回应,因暂未掌握平台有关诈骗等证据,不予立案。

女性账号专设赚钱权限

记者调查发现,男性账号需充值平台虚拟币才可以和女性聊天,女性账号需要实名认证后才能发送更多消息。平台仅对女性账号开设赚钱权限,设置接收文字、语音、视频信息的收费标准,且账户活跃度和等级越高,收费额度越高。

登录女性账号后,系统会提示新人如何赚钱,并宣传一个名为“月入过万不是梦”的培训,同时还会引导女性提醒对方充值。上述内容,在男性用户界面上并不会出现。

一位女性账号使用者透露,想赚钱就要和男方聊天并要求男方送礼物,其收入平台会收取40%左右的提成。

据调查,消费资金会进入“深圳字节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名下,记者多次致电该公司负责人,对方一直未接听。

现象篇:

线上陪聊陪玩,付费交友明码标价

记者调查发现,线上付费交友日益火爆,不少商品也由此衍生。一些商品明码标价,甚至可量身定制提供特殊服务,有从业者月收入高达3万元。付费交友现象及产业链背后,谁是利益和情感的获得者?

付费交友种类繁多

付费交友,顾名思义就是将交友商品化,花钱买到你想要的朋友。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这类商品主要存在于互联网平台。

交友软件提供的服务种类繁多:有提供文字、语音、视频聊天的;有通过陪玩游戏进行交友的;有可以买到网络歌手时间点歌交友的;甚至还可以买到线下陪逛街等。

记者了解到,从微信、QQ群,到一些小众的分类交友、游戏软件,都开始出现付费交友产品,有的甚至明码标价。

微信、QQ群的付费交友产品多以“群商铺”为主,消费者可以在群里直接提出自己的线上交友需求,之后管理人员会将其拉入接待群。

“我们有5个接待群,顾客须消费1000元才能进群。”一名经营“群商铺”的某俱乐部工作人员说。

皮皮蟹App、TT语音App、玩偶开黑App等软件则提供一些付费的语音交友、陪玩游戏服务,消费者可直接登录下单。

入行还需通过考核

记者调查多个付费交友消费群发现,成员多在18岁至50岁之间,期望在网络上得到精神慰藉。

31岁的离异男士邹先生说,现实中少有接触异性的机会,为了找到另一半,他选择在App付费交友。

想在付费交友行业赚钱,有的还需要接受考核,从业者可分兼职和全职。

记者进入一个“群商铺”线上应聘微信群发现,管理员会出一道语音考核题,要求应聘者说出设定的文字内容并进行自我介绍。考官将根据声音是否好听、游戏段位是否合适、是否具备良好交流能力等因素决定去留,留下的人员将进行技能划分并备注标签,最后分配在不同岗位服务。比如,有的从业者适合普通聊天、有的适合声优接待、有的适合哄睡服务等。

在某俱乐部微信群店铺做全职游戏陪友的小懿去年7月入职,每天需要接6至7小时的陪玩游戏单,平均每月可以拿6000元。另外一名专职线上陪玩、陪聊从业者吴先生,有时候一个月可赚3万元,但因身体吃不消等原因最终离职。

陪聊的或是机器人

据调查,付费交友平台会从消费者充值款和从业者收入款中抽取提成营利。

一名在微信群商铺从事游戏陪玩的用户告诉记者,每月需要给平台管理者200元会费,平台会从他成交的订单收入中抽取20%。

付费交友平台比心App曾规定,对供职者的收入会抽成10%,而提现至银行卡时,还需要收10%的税,所以平台将扣除供职者收入的20%。

随着线上付费交友现象的出现,淘宝也开始有一些店家提供付费交友App程序开发服务。

一名店家客服称,投资者还要求软件增设机器人文字和语音自动发送功能,营造出虚假人气,“也就是说,有时候在这些交友App上,和你对话的是软件设置的‘机器人’,并不是一个真人”。

分析篇:

如何理性看待付费交友

一些网友在平台付费交友后的评价。

有人花6万元交友却见不到真人,有人在这一行业月入3万元。如何理性看待付费交友?它能否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

专家:存在说明有需求

中国心理协会临床注册心理师、广西民族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专职教师毛小玲认为,付费交友产品的存在,说明它一定程度上满足了部分人的心理需要。她表示,人性是多面的,往往现实生活中不会向他人展示阴暗一面。线上付费交友,一些人可以借助网络的匿名性摘下“面具”,交流更为洒落、真我,并得到心理的满足。

业内人士、心理专家张双玉认为,生活节奏快、生活压力大、时间碎片化,让人们的交际圈越发狭窄,而网络比现实更容易获取交友资源,这也吸引更多人使用线上付费交友的方式,快速满足交际、猎奇、心理疏导等需求。

“不排除一部分人存在社交焦虑症和社交障碍。他们通过线上付费交流,或可避免一些尴尬。”张双玉说。

声音: 有人认可有人批评

有付费交友经历的张先生说,他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与自己的失业经历有关。

他说,曾失业半年时间,因为不敢跟家里人和朋友们说,只能自己憋在心里,最后选择付费陪玩的服务:“打游戏时点几个陪玩,就算我不讲话,也会开心一点。”

一些从事付费交友行业的服务人员称,该产业满足了自己的物质需求,但也会面临一些困扰。

“我因为长期接一个女孩子的陪聊单,对她产生了感情,但每次交易结束她就消失了,这让我难过了好一阵子。”今年21岁、曾在虎牙做陪玩人员的小然说,服务过程中,一旦无法平衡金钱与感情,虽然能赚钱,但也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

不少消费者在付费交友平台交友后,对这类平台提出批评和不满,认为平台只为盈利,并存在欺骗的性质,最终既破财又伤情感。

一些平台网友打着交友名义涉软色情服务。

提醒: 谨防隐私泄露被骗

南国法援律师赵明堂认为,付费交友本质是金钱交易行为,属于服务行业,在发展的过程中,应做到遵纪守法、不违反公序良俗。消费者进行付费交友,因网络用户匿名性等特点容易放松警惕、降低防范意识,不排除一些不良从业者服务期间采集个人隐私并进行传播、营利,甚至敲诈消费者等。消费者应及时保存相关证据,防止被骗,并利于后期的维权。

心理专家张双玉认为,消费者应该选择一些正规的大平台进行消费。同时,如果有社交恐惧症、社交障碍,可以从学会赞美他人做起,并适时参加一些社交课程的培训,提高交际能力。如果有一些心理问题,可寻求心理医生、正规机构进行疏导、治疗。

监管: 多个陪玩App被下架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平台打着付费交友的名义,推出一些软色情服务,不乏有服务人员借着陪聊天、陪打游戏为由头,进行色情表演。受此影响,目前不少人认为有“陪练”“陪玩”等字样的付费交友产品,是不正经的产品,一些从业者也不愿主动向朋友提起自己的职业。

其实,一些正规的岗位已经被有关部门认定为新职业。其中,2019年,人社部官网已公布电子竞技员为新职业。《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的制订,为相关行业组织开展电子竞技陪练师职业技能鉴定提供了依据。

“行业要想良性发展,有关部门应加强监督和指导的力度。”赵明堂说,同时需要制订该行业的具体法律条例,并进行长期的监督和管理。

据悉,国家已经针对涉黄、打擦边球的“陪玩”进行监管和处理。国家网信办分别于2020年9月和2021年9月、11月对“陪玩”行业进行了整治,涉嫌违规的软件皆被约谈,并要求全面停止其陪玩功能和服务,集中清理违法违规信息和账号。2021年9月7日,小鹿陪玩、Hello语音、比心、可可西里、咪呀、一派等多个知名陪玩App被无限期下架。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