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国内博主公开美国典当店主同款相册:指出非南京大屠杀后,被部分网友骂汉奸

2023-02-06 14:47:50 858

摘要:近日,美国一位典当店老板埃文·凯尔声称,自己收到疑似与南京大屠杀相关的相册,此事引发国内外网友关注。当地时间9月5日,埃文·凯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开始的表述有误,“那些照片可能关于上海的”,“不应该描述时使用‘南京大屠杀’”。埃文·凯尔...

近日,美国一位典当店老板埃文·凯尔声称,自己收到疑似与南京大屠杀相关的相册,此事引发国内外网友关注。当地时间9月5日,埃文·凯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开始的表述有误,“那些照片可能关于上海的”,“不应该描述时使用‘南京大屠杀’”。埃文·凯尔准备把这本有侵华日军罪行照片的书交给中国的博物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通过官方微博表示,已经关注到这条信息,目前正设法联系对方,核实相关信息。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特邀研究员、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苏智良告诉记者,埃文·凯尔公布的照片所涉及的是1937年8月23日发生在上海的先施公司爆炸惨案。这些照片流传的较广,并非“孤本”,其原因或是当时上海的大众媒体发展得较好。事实上,埃文·凯尔公布这些照片并获得关注,其意义是让更多的外国人知道了二战时期发生过“南京大屠杀”,让这段历史受到了更多的国际关注。

9月2日,国内社交网站博主邹德怀发布视频表示,自己有一本和这位美国典当店老板相似的相册。视频发布后引起了网友关注,视频也跃升至热榜。邹德怀指出,自己手头的相册主人名为Fred·A·Siebold,这本相册和埃文·凯尔手中相册的封面基本一样,内含约400张二战时期的照片,其中部分照片与美国典当店店主发布出来的是重合的。邹德怀在美国的朋友还特地去到典当店查看相册,从发回的图片和视频结合现有资料,邹德怀也认为,埃文·凯尔手头上的相册不涉及南京大屠杀。

图片对比。受访者提供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联系到邹德怀。他告诉记者,在此历史话题上,必须谨慎考证。

以下是邹德怀的讲述。

讲述人:邹德怀 年龄:33岁 职业:社交网站博主

图片涉先施公司爆炸惨案

我是一名社交网站的博主,平时会发布一些自己收藏的历史老照片,现有200多万粉丝。9月1日晚,我的账号被粉丝们“@”了很多次,基本都是告知我美国典当店老板埃文·凯尔收到疑似与南京大屠杀相关相册的事情。

一开始,我不以为然。因为在我看来,埃文·凯尔展示的照片早有现世,并非是新的内容,而照片内容未必与南京大屠杀相关。但粉丝们“@”我的数量仍在增加,其中还有人迫切想知道,这些照片到底是否与南京大屠杀相关。

我考虑干脆做一段短视频回应一下粉丝们的提问。当晚,我就开始拍摄,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短视频,等我发布已经是凌晨3点了。我告诉网友们,埃文·凯尔公布的照片并非关于南京大屠杀,

比如,相册中,有标注为“Hell on NanKing Road”(直译:南京路地狱)的图片,其实照片反映的不是南京大屠杀,而是日寇在中国犯下的另一桩罪行——先施公司爆炸惨案。1937年8月23日下午,一颗炸弹落在人口密集的南京路先施公司三楼东南角阳台上,造成惨案。附近的永安公司大楼以及南京路、劳合路(今六合路)一带商店的橱窗玻璃尽被震碎。当场炸死行人215人,伤570多人。

图片对比。受访者提供

9月2日早上,我从自己的众多收藏中找到一本相册,相册是我在2016年的一个契机得到的。

此前,我的工作是互联网公司文化频道主编,有从世界各地搜集老照片的习惯。当时,我的朋友向我推介,美国俄勒冈州一名私人藏家以2000美元的价格出售这本相册,我就买下了这本相册。等相册到我手里,我看到这本相册的封面是皮质的,有龙、帆船等纹样。

我从里面的一些照片推测出,这本相册的主人名为Fred·A·Siebold,是当年的美国炮舰吕宋号的船员。这本相册其中有400多张照片,记录的主要是1937年7月到8月之间,吕宋号在长江流域执行任务的记录,涉及的城市有重庆、南京、上海。

邹德怀收藏相册内页,图为相册原主人的证书。受访者提供

以我对当时历史的了解,相册中部分涉及南京的图片并非是南京大屠杀,而是日军轰炸南京的记录。

这本相册的封面和埃文·凯尔手里那本相似,里面的照片有不少与我手头的这本相册中照片是重合的,应该也是记录了同一时期的事件。

不同的是,埃文·凯尔应该是美国海军外海军舰的船员,因为里面还出现了越南、马来西亚等方面的照片。而我的这本主要涉及长江流域,从照片里面可以反映出两人的航线是不同的。

要慎之又慎地去考证

我了解到,当时很多照相馆会把一些反映本地风土民俗、历史事件的照片冲印出来售卖,有点类似现在的明信片。而相册的封面是定制的,他们两人恰巧选了同一款式。这样来看,这类相册、照片的存世量并不小。

邹德怀收藏相册内页。受访者提供

我猜测,由于语言不通、对我国国情不甚了解,埃文·凯尔在相册标识“NanKing”的引导下,最初误将发生在上海南京路的惨案当作了南京大屠杀的照片。

但我仍然觉得,埃文·凯尔发布的视频意义非凡。我从社交媒体上看到,埃文·凯尔发布的视频下有3万多条评论,一度登上了热榜,甚至有不少国外网友是第一次听说南京大屠杀。有网友因为这段视频去查阅了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资料后评论:“most brutal thing ever.”(直译:有史以来最残酷的事。)

前两天,我在美国的朋友还特地去到了这家典当店翻看了这本相册,从他们发回的照片和视频中看,结合目前的已知信息来看,相册内没有南京大屠杀相关的照片。我想提醒网友们,在这类历史话题上,我们不能太着急,反而要慎之又慎地去考证,否则出了任何纰漏,都会给那些“右翼”制造可乘之机。

在我看来,南京大屠杀、先施公司惨案、重庆大轰炸等日军罪行,从来缺的不是证据,缺的是始作俑者的承认,缺的是曝光和全世界对这段历史的关注。我非常感谢埃文·凯尔发布的视频,因为他的视频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了南京大屠杀的存在,让这件刻在每个中国人DNA里的惨案获得大量的国际关注。

有网友质疑我发布视频的目的,或是抬高手头相册的价格。而我指出埃文·凯尔手中相册涉及的不是南京大屠杀后,也收到数位网友的谩骂,他们骂我是“汉奸”“替日本人洗地”。我并不在意,互联网本就是多元的。

我是“南京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我现在在做的,以及我未来在做的事情是想把我这些年搜集到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等各类老照片,编印成书、制作成新媒体视频,以这样更容易传播的形式来记录历史,让更多人来了解历史。至今,我没有出售过任何一张照片。

我心里想的是,互联网是有记忆,但更像是“金鱼的记忆”,我把它们汇编成册,就是希望大家不要淡忘历史,也是对先辈们真正的交代。

最后,我想说:越是难以忘记的历史,越是要谨慎去对待。

邹德怀收藏相册内页。受访者提供

栏目主编:王潇 文字编辑:王潇

来源:作者:郑子愚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